01051674334
设为首页
收藏
联系我们

服务查找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确 认

中心新闻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中心新闻 >

甲午殇祭

时间:2015-12-25  作者:admin  浏览:98 [ 返回 ]

  今年适逢甲午战败两个甲子,拜读了陈悦先生几本关于甲午战争的著作。一百二十年前,一纸马关条约断送了中华崛起之路。不知那年国人的大国崛起梦,是否随着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七的北洋水师,一起灰飞烟灭了。
  中学历史书上的晚清一团漆黑,自鸦片战争始至宣统退位,其间割地赔款丧权辱国,慈禧那句“量中华之物力,结与国之欢心”犹荡在耳。但中国近代史的满篇辛酸泪,不是简单的是非善恶忠奸可以概括的,读到伤心处,确知不能只几句腐朽与软弱就埋没了万千烈骨忠魂。
  虽然自鸦片战争后国门顿开,清王朝在熬过长达十四年的发匪之乱后,接踵而来的二次鸦片战争又使帝都沦陷圆明园遭劫。但种种劫难却在发匪平定后戛然而止,到甲午开战前,中国迎来了三十多年基本太平的岁月,朝中有恭亲王等主张改革,地方上洋务派兴办实业,国家在人才储备、经济基础、思想文化上都出现了重大转机。
  李鸿章的轮船招商局挤垮了美国的轮船公司,江南制造总局奠定了中国军事工业的基础;左宗棠的福州船政局配设马尾水师学堂,培养了以刘步蟾为首的一批现代化军事人才,日后成为北洋水师的主力;派遣幼童赴美留学,其中有日后有自耶鲁学成的詹天佑;期间左宗棠去圣彼得堡逼沙俄归还伊犁,中法战争冯子才一战成功,法国内阁倒台,趋于现代化的外交机制使中国的国际地位有所提高。同光中兴,一片大国崛起的景象,想必那时的国人是何等自信满满饱含希望。
  甲午战争无疑成了最大的劫数。战争爆发的原因明朗,日本自明治维新起便把侵华作为既定国策,连日本孩童投石子时嘴里也会喊着“打定远!打镇远!”,狼子野心可见一斑。
  终于,朝鲜东学党起义,中日在朝鲜剑拔弩张。此时慈禧已归政于光绪,在颐和园里逍遥,也只当打日本是皇帝练手而已,光绪亲政不久血气方刚,满是“迎头痛击”、“定歼此贼”的言辞,急于一战以震皇威,朝臣们除了李鸿章这一系,也都觉可以一战。彼时彼境,主战派似乎颇有道理。洋务运动已经开展三十年有余,北洋水师练成也已十年,主力舰定远镇远乃当时世界第一流铁甲战舰,满载排水量七千三百五十吨,主炮口径三百零五毫米,可谓艨艟巨舰,不该示弱于蕞尔小国;也有建议先打服日本,才能换来谈判桌上的和平;且满洲乃清朝的龙兴之地,丢朝鲜则东北危矣。清流派的说辞更是酸辣十足,指李鸿章怯战是怕损失他一手带起来的淮军和北洋水师。
  李鸿章深知打不过日本,却在战略决策上出现了重大失误,错估了英国人在此事上的态度。他企图联合英国吓退日本,却不知英国与俄国在远东争利,急需盟友,此时中日一战,英国正好两国相争取其强,与之成为远东同盟,果然马关条约墨迹未干,英日同盟随即达成,乃是后话。李鸿章的错判造成高升号与八百将士石沉海底,成为战争导火索。未宣而战后,聂世成在朝鲜伏击了先头部队二十余人,此事传到朝廷,竟成了歼敌一千的大捷,朝野上下信心倍增,光绪认为凭一腔热血一班忠臣就能振兴帝国无往不利,即下诏宣战。
  平壤保卫战,炮弹不济,粮食匮乏,寒冬将至士兵着夏装作战,客军作战等不到给养,主帅叶志超知已不能支撑,归家心切,撤退时遭日军伏击,遂至溃败,连夜冒雨奔逃三百余里。旅顺之战,中国殊死激战使日本伤亡惨重,日本穷凶极恶对我军民屠杀。
  北洋水师未被封锁前战力颇为可观,甚至派出海军陆战队争夺炮台。直至被封锁在刘公岛。刘公岛孤悬海外,没有给养,前有日本联合舰队封锁海路,后有日本陆军包抄威海卫,北洋水师腹背受敌。两艘主力舰身负重伤,没有巡洋舰驱逐舰护航,出海即如靶子一般,日军屡次用鱼雷偷袭,定远舰已搁浅,舰长刘步蟾遂服药自尽。坚守二十天后,1895年2月11日,李鸿章终于电令丁汝昌撤逃,丁汝昌命下属投降,当晚与几个高级将领服鸦片自尽。17日,日本舰队开入刘公岛,北洋水师仅剩的十艘战舰降下黄龙旗升起膏药旗。只有康继号满载不愿投降而自尽的将士们的遗骸,未曾易旗。北洋水师至此全军覆没。史料记载当时细雨蒙蒙,天公戚戚,明明能赢的一场战争却落得这般下场。
  直到丁汝昌自尽,光绪才如梦初醒,从此心灰意懒不问战事,甚至派人给李鸿章拍电报曰“南北两地朝廷并重,非到万不得已朝廷何忍言弃?”,既暗示李鸿章割地,又卸掉自己许以割地之责。电文被日本截获破译,谈判桌上中国的底线被拿住。马关条约签订割辽东半岛和台湾,赔款两亿两,若不是李鸿章在回旅馆途中被枪击,各国谴责日本,赔款的数目将会是三亿两。之后三国干涉还辽,中国又付赎买费三千万两。两亿三千万两,自此中国几十年内再无能力建设现代化国防力量,而日本得赔款立即扩军备战,直至1905年日俄战争击败俄国。甲午被缴获的主力镇远舰随日本参加日俄战争后,被陈列在日本博物馆以辱中华。
  甲午战败实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致命转折点,若说甲午之前中国尚可苟延残喘,则甲午战后大势去矣。从此中国不再是东亚霸主,为世界所抛弃。然战前的形势一片大好,何以为会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?
打仗所需的人才,中国并不逊于日本,北洋水师的将领早在福州船政局开办时便储备下了,刘步蟾等更是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的高材生,北洋舰上皆讲英文,操练纯熟,军纪严整,绝不似想象般乌烟瘴气。陆军也非鸦片战争时那般无用,士兵气势高昂,非贪生怕死之辈。军队数量方面自不必说,我军如大象日军如蝼蚁。如此惨败,实让人无法接受。
  战后已两个甲子,抹黑北洋水师的声音未见消弭,如邓世昌养狗作乐,刘公岛妓院如林,炮管上晾衣晒被,“拔丁运动”等,有些污名属空穴来风,却是一百多年来人们笃信的谈资,国人此热衷于诋毁自己的海军,实是辱没了那些为国捐躯的忠魂,且把战败责任推给某些人是过于片面,大国的战败岂是个人所能左右的。
  日本当时正值国运上升期,国内上下一心,空前团结,为了发展海军,天皇节衣缩食,皇后变卖首饰,国内精英毁家纾难,捐钱备战,甚至有女学生卖身换钱捐与海军,日本对此一役可谓全民皆兵,已然一个现代化国家的姿态。
  当年清帝国GDP不知是日本的多少倍,在国人眼里日倭不过癣疥之疾。但两国民间的动员能力相差一个时代,中国的战争经费是向汇丰借来,国内精英也只是骂骂李鸿章而已,国人认为战争是朝廷的事,不是百姓的事。1888年光绪大婚耗资五百万两,慈禧退休,修颐和园耗资两千万两,北洋舰队自此未添一舰一炮。岂知主力舰定远、镇远单艘造价一百七十万两,日本最强的吉野舰单艘六十万两,若一艘定远配四艘吉野,加几艘护卫舰组成一个特混舰队,也不过五百万两,这两千五百万两白银若用于扩充军备,即五个特混舰队,加上北洋水师原本的两个,若有七支特混舰队,日本岂敢来犯。算这笔帐下来,凭吊甲午的地方应是颐和园而非刘公岛,园里一座十七孔桥便是一艘定远,万寿山与佛香阁就是一支特混舰队,所谓盖颐和园成中国甲午之败势定矣。然彼时却没人认为拿两千五百万两修园子有何不妥,挪用海军军费修园子,李鸿章也是乐意的,不孝敬老佛爷,他的北洋和淮军就难以运作。
  日本明治维新后出台的征兵法行之有效,军队训练有素。而中国军队虽然人数可观,真正能打只有淮军。淮军是李鸿章一手带出,将士自然更效忠于李中堂,北洋水师亦然。梁启超先生对李鸿章的评价我深以为然,所谓誉满天下,未必不为乡愿;谤满天下,未必不为伟人。吾敬李鸿章之才,吾惜李鸿章之识,吾悲李鸿章之遇。甲午一战,可谓李鸿章以一人当一国,则朝中的清流难免酸妒掣肘,虽然战胜皆大欢喜,但若战败也可借机扳倒政敌。
  所以甲午战败,李鸿章成为千夫所指,也就理所当然。与康有为等满口的汉奸国贼不同,朝中清流派更晓得蛇打七寸,指李鸿章结党营私。淮军中丁汝昌、聂世成、张树生、刘铭传等皆为李的安徽老乡,也不冤枉。但当时的社会结构,不任用亲信,难以成事。海战过程中,张之洞空口诺援,实则未调动南洋水师一兵一舰以援北洋,唯李鸿章的弟弟,时任两广总督的李汉章派了广东水师三艘军舰前往刘公岛解围,然无异于以卵击石。日军企图陆上包抄威海卫,围困北洋舰队之时,李鸿章屡次上折求援,未见动静。日军登陆山东半岛后,山东巡抚李炳恒只管在威海卫外围设防,而坐视威海卫失守北洋舰队被包抄,甚至不让云贵援兵去支援。只因这李炳恒早年未受李鸿章庇佑,投了李的政敌张之洞,此役他就要冷眼旁观,看李的笑话。
  这种耸人听闻之事,彼时在国人看来则顺理成章,中国自古以来传承的君臣父子师徒处处讲人情世故。仕人皆晓受恩于公堂,拜恩于私事。升官受赏,看似朝廷知人善任,实则定是拜某大人恩赐提携,表面是朝廷的官,私下是某大人的人。美名曰门生故吏满天下,久之则党同伐异争功推责,所以办事效率低下,成事之人愈少,败事之人愈多。即使如李左张等国之栋梁,也难免因党争而误国事。故中国虽配备电报铁路洋枪火炮,但人与人之间的协作水平仍停留在一个前现代化国家。很难说北洋水师的刘公岛之殇是源于平壤失守,大东沟海难还是威海卫之围,有时扼腕叹息,若我们真能撞沉吉野似就可扭转战局。但纵观彼时人与人、党羽间见死不救甚至落井下石,却不是一朝一夕可被扭转的,如此看似偶然而令人惋惜的失败,实则是一个前现代化国家被一个现代化国家打败的历史必然。
  洋务运动乃至甲午战争的失败,中体西用是症结所在。虽然三十年洋务运动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死水微澜,使积贫积弱的老大帝国看到一丝复兴的希望,却最终没有使中国向现代化国家迈进,曾李左张不可谓不是国之栋梁,然大厦将倾独木难支,大国崛起梦最终随着北洋水师的覆灭而破产。
  如今改革开放也已三十多年,不知一百多年前国人之心境是否也如我们一样自信满满不可一世。甲午战败看似久远,也不过两个甲子,如果我们记住的只是仇恨,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就还在走向现代化的路上。结尾处想起当年洋务运动如火如荼,帝国一派振兴之象时,两广总督张树生的遗折中的一句话:中国移其体而求其用,就令铁舰成行铁路四达,果足是余?

(核化冶院分析测试中心    李梁)

快速访问
中心简介
技术实力
专业资质
服务项目
网上下单
快速联系
电话:010-51674999
传真:010-51674123
邮箱:fxzx@fenxilab.com
版权条款
版权声明
服务条款
网站地图
备案号:京ICP备05052292号-2
隶属机构
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
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145号